酒店業艱難戰疫,熬過去就是新機遇

“知谷最近生意好嗎?”“還不錯。”說這話的是崇明民宿協會會長劉慶,他所經營的“知谷”是上海8家五星級鄉村民宿之一。疫情對民宿的沖擊顯而易見,但劉慶堅持門檻,不降價。

疫情期間,崇明生態島上196家酒店和400余家民宿經受著從未有過的考驗。而酒店民宿的復蘇,關乎一年之后在崇明舉行的中國花博會。據預測,花博會尚有1萬余張床位缺口,這些酒店民宿都將是花博會的生力軍,它們的存續已不僅僅關乎個體命運,危中尋機也倒逼轉型。

離市區近的酒店人氣更旺

位于城橋鎮上的新崇大酒店是家四星級酒店,也是這些年來崇明國際自行車賽定點接待酒店,過去幾年一直保持著不錯的入住率。疫情發生以來,酒店業績大幅下滑。董事長張俊說,酒店有400多張床位,去年盈利600多萬元,今年差遠了。從3月下旬開始,酒店入住量有所回升,但與疫情前比,差別還很大。

幾公里遠的天鶴大酒店同樣面臨窘境。“疫情前,我們平均入住率約70%,現在只恢復到20%。”店長班美笛說。

即便如此,這些酒店并未減員,新崇大酒店仍保持著高水準的廚師班子,油條等特色小吃一直保留在菜單上。天鶴也一樣,“1月底那幾天,哪怕客戶只有個位數,100多間房只訂出6間,我們還是維持經營。”

相比之下,位于陳家鎮的崇明金茂凱悅大酒店,行情要樂觀些。“員工一半是崇明本地人,疫情期間,酒店組織員工練習八段錦,加強業務培訓,為復蘇做準備。”總經理馬倩蓓說,疫情前的行情是,平日700—800元一晚,2月做了899元兩晚的平日促銷,對客戶頗有誘惑力。3月下旬以來,230間客房周末基本滿房。

記者觀察到,自3月下旬以來,崇明島的酒店業正逐步恢復人氣,東灘、陳家鎮等離市區近的酒店人氣更旺些,而中部和西部的酒店,復蘇節奏慢一些。

少了租金壓力更能抗風險

在酒店紛紛選擇打折促銷之際,崇明幾家民宿價格依舊堅挺。位于向化鎮春光村的“知谷”,近三年來一直是崇明民宿的價格標桿——周末980元/間,非周末780元/間。“我們從3月底開始恢復營業,還是這個價。”

剛過去的清明小長假,知谷6間客房均客滿,預訂咨詢五一假期的信息也接踵而來。“我一點也不擔心,客人比價后還是會選擇我這里。”劉慶的篤定與底子有關。知谷是自家老宅改造而成,沒有房租壓力。盡管受疫情影響,民宿停擺兩個月,但基本面不受影響。

位于陳家鎮的五星級民宿“逅院”也維持原價,主人張錦松說:“我做民宿,就是借此用更多時間陪伴父母。”脫胎于自家和親戚的老宅,“逅院”空間改造格外精心,黛瓦白墻,樹影搖曳,別有一番滋味。

據粗略統計,崇明島上民宿約400家,約七成是在農民宅基地上改建而成,少了租金壓力,抗風險能力強。而相比老宅改造的民宿,那些租借農民土地、宅子,并以此為單一主業的民宿主,承受的壓力和成本更高。位于建設鎮的也山花園民宿,也是五星級民宿,春節前客房預訂已滿,受疫情影響,光退訂就有10萬元左右的營業損失,但好在客房體量不算大,恢復人氣指日可待。

生態島這張牌有很多機遇

一場疫情加速行業洗牌。從業態來說,酒店、民宿是受疫情影響最大的行業之一;而從地域來看,崇明本土的民宿、酒店較市區同行有相對優勢。市人大代表、崇明區工商聯主席顧德昌說,以往上海市民喜歡到蘇浙一帶度周末,受疫情影響,他們更傾向選擇上海郊區的酒店民宿。崇明生態島優勢不言而喻。

記者了解到,凱悅集團在上海擁有11家酒店,而崇明金茂凱悅酒店是復蘇最早、也是目前業績最好的酒店之一。知谷、逅院等頭部民宿之所以保持原價,亦是對品質的自信。

明年100天的花博會,高峰期達42天,以每天4萬接待人次計算,床位缺口1萬余張。這意味著,島上的既有酒店民宿均是花博會住宿的生力軍。對尚在艱難戰疫階段的酒店業來說,眼下雖有難處,但熬過去,就能迎來機遇。

事實上,島上的酒店、民宿都在謀求轉型。新崇大酒店正將健康與旅游嫁接,準備籌建高檔次體檢中心。崇明金茂凱悅酒店則試水新媒體,廚師長“直播”帶貨,推廣崇明金瓜、刀魚餛飩等美食;備戰花博會,酒店還邀請了向化鎮非遺傳人進行灶花堂“十二花神”的創作,“引進崇明本地民間藝術,希望能成為生態島一個網紅打卡點。”

島上的民宿紛紛進行“民宿+”嘗試,古琴、烘焙、瑜伽等元素被植入,比如“逅院”空間添置了木藝。“木頭很有溫度,希望客人投宿其間順便學個手藝,認識一些有趣的人。”張錦松說。知谷則在“崇明土布”上做文章,請崇明繡娘秀技法,開發土布小產品。“生態島這張牌,有著很多機遇。”劉慶說。

分分pk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