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郊游回暖 酒店民宿調價引流

7月14日,在北京無新增確診病例連續8天后,酒店、京郊民宿都迎來了預訂小高峰。據了解,不少京郊度假酒店周末甚至達到滿房,此外京郊民宿預訂也呈現火熱狀態。業內人士表示,暑期是旅游市場的旺季,也是京郊度假酒店回血的好時機。但從京郊度假酒店價格出現分化看,服務項目齊全且游樂設施充足的酒店更受青睞,價格自然水漲船高,而欠缺特色且娛樂設施不足的酒店,則仍舊要靠降價來吸引游客。

未標題-3 拷貝

市場快速復蘇

北京日出東方凱賓斯基酒店的工作人員告訴北京商報記者,上周末,酒店幾乎呈現滿房狀態。根據公開資料顯示,北京日出東方凱賓斯基酒店主體建筑共有306間客房,此外還包含懷柔雁棲湖精品酒店和12棟精品別墅。

不僅是懷柔,位于延慶的北京ClubMed度假村也呈現出周末預訂爆滿的情況。據ClubMed中國區方面相關負責人透露,近兩周該度假村房間早早就被預訂一空。此外,北京商報記者還了解到,如位于密云的海灣半山溫泉酒店等,周末都迎來了不少親子游家庭。根據同程藝龍7月第一周的酒店訂單量情況看,較上月同期實現了近15%的增長。

除了京郊度假酒店,京郊民宿的預訂也恢復了往日的火熱。據北京懷柔泰蓮庭民宿創始人姚遠表示,他所經營的泰蓮庭民宿多個項目上周末也基本處于滿房狀態。據了解,目前該品牌民宿在北京擁有多個項目,共有200-300間客房。

姚遠還表示,從7月上旬開始民宿重新恢復營業后,游客預訂量就開始逐漸恢復,周末一度恢復到七、八成的預訂量。談及同往年預訂情況相比,姚遠還透露稱,今年受疫情影響,端午節一度暫時關閉,目前游客數量基本已經恢復到往年水平,但是預訂價格還沒有完全恢復,相比去年,今年房間預訂價格僅為往年的70%-80%左右。此外,懷柔“有院以后”民宿相關負責人也表示,近兩周游客接待量陸續攀升,基本已經達到暑期旺季的狀態。

華美酒店顧問機構首席知識官、高級經濟師趙煥焱表示,從目前疫情防控情況以及市場需求來看,雖然部分酒店相關設施,如溫泉、泳池、健身房等尚未完全恢復,但并不影響暑期本地游市場的復蘇。

價格兩極分化

在預訂火熱的情況下,價格本應普遍水漲船高,但在北京商報記者調查中卻發現,部分京郊度假酒店出現了價格分化的狀態。

“幾天前登錄官方微信預訂界面時價格還是1500多元,今天再登錄,能夠預訂的房間價格已經在2000元左右,差不多快恢復到疫情前的價格了。”近期曾前往北京海灣半山溫泉酒店度假的王女士(化名)向北京商報記者介紹道。

王女士稱,自己是于上周末使用了“6·18”活動時買到的1288元套餐,帶孩子前往該酒店度假的。入住后酒店人數較多,早餐高峰期甚至要等位。該酒店客服人員也表示,目前官方微信上的價格已是最優惠價格。除北京海灣半山溫泉酒店外,京城不少高端酒店也均在“緩過勁兒”后逐漸將價格進行了上調。

具體來看,北京中信金陵酒店5-6月恢復營業后,價格約為400元/晚起。但目前該酒店在攜程平臺上顯示的價格則為700元/晚起,7月18日價格甚至達到了1922元/晚。對此,該酒店預訂部工作人員稱,酒店7月18日預訂已經滿房,滿房后網站可能會把價格進行抬高出售。另外,該酒店目前雖仍有優惠活動,但力度較此前有所減弱,且不允許在周五周六推出活動價格。

與此同時,北京延慶ClubMed度假村也將于暑期旺季漲價。根據其官網信息顯示,7月該酒店起價為988元/晚,而8月起價則為1188元/晚,且該月大部分日期價格均為1548元或1458元/晚,該酒店相關負責人也表示,今年暑期價格相比去年剛剛開業時的確有所上漲。

雖然京郊度假市場復蘇情況喜人且部分酒店已在逐步抬高身價,但仍有一些酒店靠降價引流。其中,北京樂多港萬豪酒店的價格就有明顯下降。以“陽臺豪華雙床客房”為例,消費者5月初在該平臺預訂的含早價格為1844元/晚,而目前該平臺同樣時段、同款房型(不含早)的預訂價格則為1020元;攜程平臺同款含早房型價格為1342元,比起兩個月前,價格下調了近30%。如此看來,京郊度假酒店價格在暑期出現了兩極分化的情況。

對此,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旅游科學學院院長谷慧敏指出,酒店房價是根據市場供需關系決定的,通常服務較好、娛樂設施豐富的酒店因為數量有限,所以在暑期出行需求旺盛時,會出現價格上漲;相反,一些酒店娛樂設施少、缺乏相應的度假產品,只能通過打折促銷來吸引游客。

借暑期“回血”

“無論如何,暑期對于京郊住宿板塊都是一個快速回血的時機,畢竟今年上半年,京郊酒店也好,民宿也罷,都處于一個虧損的狀態。”業內人士表示。一家民宿老板表示,今年本來做了充足準備,希望在端午節搶一波客流,結果又趕上疫情變化,只得暫時關閉。接下來,只能寄希望于暑假,畢竟今年上半年民宿關停了4個月,希望借助暑期客流止損。

除了民宿,京郊酒店也做好了備戰暑期的準備。據了解,北京海灣半山溫泉酒店就在暑期來臨之際,率先開放了兒童樂園吸引親子家庭入住。

對于拉動本地旅游消費,谷慧敏還建議,由于今年出境游還未放開,因此不少夏令營游學產品也無法成團,在此情況下,京郊度假酒店也可以聯合本地教育機構做一些游學產品或者是夏令營,以吸引親子家庭。同時,還能利用這些產品平衡度假酒店平日及周末的客房收益。

谷慧敏進一步指出,通常度假酒店都是周末預訂人滿為患,而平日由于家長們要上班,周一到周四客房閑置,因此酒店可以聯合教育機構做一些針對12歲以上孩子的平日教育課程設置,這樣既有利于平日酒店經營,又能在暑期解放家長。

谷慧敏還建言,實際上不僅是京郊度假酒店,當前商務會議市場壓縮,一些市內的商務酒店生意也受到很大影響,因此市內酒店也可以推出一些寓教于樂的活動,甚至搞一些胡同文化等探秘的游覽活動。不過,趙煥焱認為,相比之下,度假型酒店市場恢復速度較快,預計7月初步復蘇,而商務酒店則可能于8月逐步回彈,最終這一切都取決于疫情的防控情況。

雖然暑期京郊游市場復蘇在即,不過谷慧敏提示,酒店、民宿在經營的同時,也同樣需要重視疫情防控工作,畢竟安全是第一位的,一旦疫情再次出現變化,暑期游市場的努力都將化為“零”。

分分pk拾